欢迎访问冀中能源邢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你最关注的煤矿用人问题,代表委员这样说

发布时间 2020-05-28  来源:

民建中央提交提案完善职业教育配套制度建设

今年全国两会上,民建中央提交了一份《关于面向新一轮工业革命推进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提案》,以促进职业教育改革发展。

该提案提出,新一轮科技革命促进智能制造、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迅猛发展,极大推动产业结构和生产生活方式的重大变革。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以现代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而当前我国职业教育产教融合的深度与广度,适应全球竞争的国际化、高素质的技术与技能人才,尚难以满足新一轮工业革命的需要。

为此,民建中央建议,完善职业教育的配套制度建设。构建有利于技术技能积累的社会保障、职业晋升和收入分配制度,支持技术技能人才凭技能提升福利待遇。建立职业院校第三方质量认证和评估制度,支持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公民个人按照国家规定兴办职业教育。

畅通技术技能人才成长通道,构建技术技能人才发展环境。畅通职业技能人才成长通道,加快推进职业教育国家“学分制”建设。完善差异化的职业教育招生方案,提高“专升本”录取比例,创新“职业能力测试+推荐注册入学”等招生方案。构建完善的职业技能等级认证体系,提升职业技能等级认证的权威性。

推进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实现职教与工业革命融合发展。一是完善职教专业动态调整机制,最大程度实现人才培养与岗位需求相匹配。二是鼓励以“共建、共管、共有、共用”的方式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创新教学方式,支持职业学校建立实训基地。三是鼓励学校教师与企业技术人员“双向任职、定期交流”,推广校企双元育人的现代学徒制。充分发挥技能大赛对技能提升的作用,以赛促学。

开展全方位职业教育国际合作与交流,推动职业教育国际化。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职业院校合作与交流,打造更多具有中国特色、全球视野、适合国际市场需求的职业教育品牌,完善与国际接轨的职业教育标准。积极参与全球职业教育治理,提升中国在国际职业教育标准制定上的话语权。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淮北矿业集团工匠大师杨杰不仅“车头”要高科技,“车轮”也要高质量

长期扎根一线,全国人大代表、安徽淮北矿业集团工匠大师杨杰一直关注煤炭人才队伍建设。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他建议发挥大师工作室桥头堡作用,打通煤炭科技进步成果在企业应用的“最后一公里”。今年,杨杰继续关注这个问题,并提交了《关于加强煤炭行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建议》《关于加大技能人才待遇落实检查力度,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问题的建议》等。

煤矿智能化建设对职工素质有了更高要求。培训则是提高职工素质的重要手段。杨杰在淮北矿业集团负责职工培训工作。在他看来,要重视年轻人的培训工作。

“希望能举全行业之力,开发一套具有行业普遍意义的智能化培训系统。”杨杰说。智能化培训系统由各个标准化的模块组成。企业在使用时,可结合个体化需求进行调整。这样,一方面,行业集合起来,比单家企业更有能力整合设备厂家、科研院所等资源,开发一套更科学、全面、有效的培训系统;另一方面,有助于避免重复建设,提高效率、效益。

除了培训已有职工,杨杰认为,加强企业人才队伍建设,还要吸引大学毕业生等高素质人才。想要吸引高素质人才,就要给予他们相应的高待遇。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煤价下滑,煤炭企业整体效益受影响;大多数煤炭企业存在人员多、高素质人才少的人才结构性问题。要给高素质人才高待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此,杨杰建议,一方面要优化工艺,提高效率,提升效益;另一方面要打破现有薪酬制度,真正实现多劳多得、优劳优得。“高素质职工一人能干几个人的活儿,给他们高待遇,对于企业也是件划算的事。”杨杰说。

把大学毕业生等高素质人才吸引到企业之后,杨杰还希望把他们吸引到一线操作技术岗。

“如果把企业比喻成一辆火车,管理人员是火车头,科技水平很高,速度达到1000公里/小时;中层管理干部是车身,速度达到650公里/小时;基层操作人员是车轮,质量不够,速度只能达到100公里/小时,那么这辆车的速度也只有100公里/小时。”杨杰说,“不仅‘车头’要高科技,‘车轮’也要高质量。”

按照目前全国大多数国有企业的薪酬体系,就算技术工人达到了最高等级,如果不转管理岗,其收入也远低于管理岗起点级别的收入。一名优秀技术工人的成长周期长达10年至20年,“投入高、收益低”使得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不愿意到操作岗位。

“要打破身份限制,畅通管理、技术、技能序列转化通道,实现管理技术操作维护一体化。”杨杰说。

中办国办陆续出台了《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杨杰建议,尽快出台实施细则及政策落实清单。

在调研中,杨杰了解到,有些企业在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方面,进行了一些体制机制创新。有的企业规定,最高等级技术工人最高等级年收入为企业职工平均年收入的5倍;有的企业规定,全国劳动模范获得者收入直接对应相当于正处级的管理岗位收入。淮北矿业集团从2018年开始对聘任的工匠大师、淮北矿业工匠等高技能人才实行年薪制。这些实践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希望快速实现体制机制创新、人尽其才,使我们尽快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杨杰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原副校长姜耀东健全人才培养体系,提高一线待遇

“煤炭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力整体素质不高,行业中专业技术人员比例相对较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原副校长姜耀东说。

据不完全分析,从学历和职称结构看,在煤矿采掘一线工人中,本科以上人员占3.04%,专科及以上人员占14.17%,具有高级技师、技师等级证书的工人占比为2.62%;一线管理人员中具有专业技术职务人员占比达到53.22%,但具有高级技术职务的占比仅有1.47%。

从年龄结构看,一线管理人员中,41岁及以上人员占比为46.72%;一线工人中,51岁以上人员占比为14.77%,41岁及以上人员占比为55.6%。老矿区、老企业职工老龄化问题更加凸显。例如,龙煤集团51岁以上采掘工人占比为47.52%,41岁以上采掘工人占比达86.95%;川煤集团51岁以上采掘工人占比为22.59%,41岁以上采掘工人占比达86.76%。

姜耀东表示,今后一个时期,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人民就业观念发生改变,煤炭行业就业吸引力不足,招工难、招生难、人才流失、高端人才匮乏等问题将更加突出,严重制约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

他建议,支持煤炭行业健全高等教育、学历教育、专业学习、岗位培训和技能人才培养体系,系统有序开展行业职工教育培训工作;支持和鼓励煤炭企业与高等教育机构建立定向联合培养模式,实行“入企先入校,招工变招生,校企双师订单式培养”的人才培养方式,丰富行业人才储备库;对高层次科研人才、煤炭行业紧缺的工程技术人才实行政策倾斜,纳入地方人才引进补贴范围,为其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与生活条件;完善煤矿采掘一线职工收入政策,提高一线从业职工岗位津贴和加班补贴,吸引人才向采掘一线流动。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永煤公司车集煤矿矿井维修电工游弋选树工匠,引导职工学技术练本领

作为基层工人代表,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永煤公司车集煤矿矿井维修电工游弋一直关注煤炭工人队伍建设。今年,他又带来了相关建议。

“煤炭行业职工整体素质不高,行业中专业技术人员比率相对较低。”游弋介绍。

车集煤矿同样存在职工素质和学历、技能水平不高的问题。为此,车集煤矿从2018年3月开始探索实践工匠选树培养机制,通过选树培养“车集工匠”,加强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游弋工作室负责“车集工匠”培养选树与考核等具体工作。

游弋介绍,“车集工匠”由高到低分为一级工匠、二级工匠和三级工匠,覆盖关键生产工序及与之直接关联的岗位,培养内容涉及工匠精神、知识技能培训、创新能力培训等。“车集工匠”实施月度考核与年度考核。月度考核得分在80分及以上(百分制,以下同)者可获得对应等级的技能津贴。在年度考核中,考核得分在90分及以上者可被评为该等级“车集工匠”;考核得分在70分至90分者可保留原“车集工匠”培育对象资格;考核得分在70分以下者将由高一级别“车集工匠”培育降级为低一级别“车集工匠”,直至取消“车集工匠”培育对象资格。

“考核涉及安全生产、工效、创新等。”游弋说,“我们在培育对象选拔上聚焦采煤、掘进等专业领域,关注一线操作岗位职工,强化考核激励和晋级式梯队管理,希望激发职工学技术、练本领的积极性。”

2018年,车集煤矿从全矿132名申请人中选出37名优秀技能人才,将他们作为首批三级工匠培育对象。2019年10月,通过1年多的培养,34人顺利达标,其中21人晋级为三级工匠,2人直接晋级为一级工匠;选出17人作为第二批三级工匠培育对象。车集煤矿计划于今年10月前完成“车集工匠”年度考评晋级和第三批三级工匠选树工作。

结合实践经验和调研情况,游弋建议,有关部门应大力支持煤炭行业健全高等教育、学历教育、专业学习、岗位培训和技能人才培养体系,系统有序开展行业职工教育培训工作;支持、鼓励煤炭企业与高等教育机构进行定向联合培养,实行“入企先入校、招工变招生、校企双师订单式培养”模式,为行业储备人才。

除了提高已有职工技能,吸引留住人才同样重要。由于收入低、工作环境较差等原因,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不愿意做技术工人。“大家都要养家糊口,这是非常实际的问题。”游弋说。

因此,游弋建议,对高层次科研人才、煤炭行业紧缺的工程技术人才进行政策倾斜,将其纳入地方人才引进补贴范围;完善煤矿采掘一线职工收入政策,提高一线从业职工岗位津贴和加班补贴,吸引人才向采掘一线流动。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引企入教”,力推现代职业教育

“当前,社会发展对技能型人才需求越来越大,对高素质劳动者的需求旺盛。”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说,“应促进劳动者素质提高,以适应新形势与新任务的客观要求。”

当前,职业教育发展存在就业难、产教融合难、经费不足、学校自主权缺乏、规模化不够、技能人才待遇不高,以及信息化、社会化、国际化办学难等诸多问题。

周洪宇建议,把职业教育纳入区域经济与就业工作之中,进一步压实企业产教融合责任和依法履行实施职业教育的义务,利用资本、技术、知识、设施、设备和管理等参与校企合作;深化“引企入教”改革,促进企业需求融入人才培养环节;健全学生到企业实习实训制度,推进实习实训规范化;发挥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示范带头作用,支持各类企业依法参与校企合作;对产教融合型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的组合式激励,可按投资额一定比例抵免该企业当年应缴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

同时,周洪宇建议,继续提高职业教育经费比例,制定中职生人均财政拨款国家标准,新增教育经费要向职业教育倾斜,扩大学校依法办学的自主权,推进跨区域集团化办学。

“要提高技能人才待遇及技能教育人才的待遇,建立企业职务职级晋升和工资分配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的国家政策。”周洪宇建议,建立职业院校毕业生在落户、就业、参加机关事业单位招聘、职称评审、职级晋升等方面与普通高校毕业生享受同等待遇的国家制度,逐步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特别是技术工人收入水平和地位,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招用人员不得歧视职业院校毕业生。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宿州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带电作业班副班长许启金重视“存量”工人能力和素质升级

“要促进产业升级换代,实现经济转型发展,离不开‘两个轮子’的驱动。一是离不开科学技术创新引领;二要有能够驾驭、运用先进技术,源源不断的高素质、技能型产业工人队伍。”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宿州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带电作业班副班长许启金在向全国政协提交的提案中写道,建议高度重视存量产业工人素质和技能的“转型升级”。

许启金认为,现在突出问题是现有产业工人队伍总体的素质能力跟不上高端设备、数控技术和自动化、智能化生产的变化和要求,人的技能提升跟不上趟、有些跛腿。这个事不解决,“有事没人干”和“有人没事干”的状况会越来越严重。

因而,他建议,一是把农民工真正纳入产业工人队伍建设体系。我国农民工总量将近3亿,其中外出工作1.7亿。这些人已成为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从数量上看,更是当代产业工人的主体。政府部门、司法机关、工会群团组织要在就业帮扶、技能提升、职业发展、职称荣誉、权益保护、参政议政等方面将其与传统产业工人一视同仁,无差别管理。

二是大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真正在全社会形成崇尚劳动的好风气。国家在顶层设计层面为工匠人才的培养选树和福利待遇等方面做出了制度安排,在具体执行中还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打造技能型人才培养高地。要建立激励机制,为做出突出贡献的高技能人才提高相应劳动报酬,让产业工人提升有途径、想学有支持、学成有待遇、做好有激励。

三是完善匹配产业升级的职业技能提升引导支持体系。政府、企业和社会机构以往主要是以发布新兴职业、热门岗位和职业需求来引导就业。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分国家、地区和行业,建立发布匹配产业升级的技能类型等级需求指引或指数,引导产业工人学企业缺的,干自己会的。同时,培训支持、等级鉴定、薪酬待遇、荣誉激励等方面需同步跟进,形成“人是企业需要的、干是自己擅长的”良性局面。

许启金表示,新兴产业是转型升级的重要领域,要特别关注人工智能、网络技术带来的新型产业队伍的建设和灵活就业、多头就业的新型劳动关系管理。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隐私安全 | 网站地图